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颜王堂主 彭书柳

大同世界从心开始,精进修行从悟开始。保持身心灵合一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彭书柳,颜王堂主,字烈焰冰峰,号仙人仙仙、南海、海潮,是一位思想者,致力于人类思想改良和道德情感重建。干过新闻报道、机要、中学教师、培训讲师、金融高管、文联干部、诗联协会副会长,对哲学、物理学、文学、金融等有研究涉猎。爱名著、电影、旅游,爱写现代诗、古体诗,已写诗词3000余首对联200余副。曾获诗歌、楹联、钢笔书法比赛优秀奖,全国广告词大赛特等奖,作品入选中国文联第二届《中国百诗百联大赛精品集》及各大报刊、作协网刊,发表各类作品千余篇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【转载】千古名篇.王羲之兰亭序  

2015-12-21 22:36:11|  分类: 转载书法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本文转载自李建平书法艺术创作室《千古名篇.王羲之兰亭序》

千古名篇.王羲之兰亭序

2009年7月20日 - 梦中人  - 梦中人の梦工场

 

《兰亭序》原文

永和九年,岁在癸丑暮春之初,会于会稽山阴之兰亭。修禊事也,群贤毕至,少长咸集。此地有崇山峻岭、茂林修竹,又有清流激湍映带左右,引以为流觞曲水。列坐其次,虽无丝竹管弦之盛,一觞一咏,亦足以畅叙幽情。是日也,天朗气清、惠风和畅,仰观宇宙之大,俯察品类之盛,所以游目骋怀,足以极视听之娱,信可乐也!夫人之相与俯仰一世,或取诸怀抱,悟言一室之内;或因寄所托,放浪形骸之外;虽趣舍万殊,静躁不同,当其欣于所遇,暂得于己,快然自足,不知老之将至,及其所之既惓,情随事迁,感慨系之矣!向之所欣,俯仰之间,以为陈迹,犹不能不以之兴怀,况修短随化、终期于尽?!古人云:死生亦大矣,岂不痛哉!每揽昔人兴感之由,若合一契,未尝不临文嗟悼,不能喻之于怀。固知一死生为虚诞,齐彭殇为妄作。后之视今亦由今之视昔。悲夫!故列叙时人,录其所述,虽世殊事异,所以兴怀其致一也,后之揽者,亦将有感于斯文!

《兰亭集序》赏析

【作者介绍】

王羲之(321—379),字逸少,东晋琅邪(lángyá)临沂(yí)(今山东省临沂市)人,居会稽山阴(今浙江省绍兴市)。曾任右军将军、会稽内史,世称王右军。他是我国历史上最著名的书法家,被称为“书圣"。也长于诗文,但为书法之名所掩。他胸怀旷达,爱好山水,富有爱国思想,为当时人所敬重。

【解题】

东晋穆帝永和九年(353)三月三日,王羲之与当时名士谢安、孙绰和本家子侄王凝之、王献之等41人,在山阴兰亭“修禊”。会上各人作诗,最后由王羲之写了这篇有名的序文。兰亭集,就是与会41人诗作的结集。

王羲之还当场精书了这篇序文,这就是有名的《兰亭序》法帖。手迹为行书,笔画圆润挺拔,风格流丽妩媚,是书法史上的珍品。唐初为唐太宗所得,曾命赵模等钩摹数本,分赐亲贵近臣。太宗死以真迹殉葬,现在能见到的是唐摹本。

【注评】

永和九年,岁在癸(guǐ)丑,暮春之初,会于会稽山阴之兰亭.修禊(xì)事也。  永和:东晋穆帝年号。九年:公元353年。岁在癸丑:这一年的干支纪年属于癸丑。暮春:春季最后一个月即农历三月。会稽:古郡名,辖地包括今浙江省北部和江苏省东南部一带。山阴:县名,即今浙江省绍兴市。兰亭:在今绍兴西南,地名兰渚,有亭。修禊:古代风俗,在农历三月初三(上巳日)临水而祭,以祓(fú)除不祥,称为修楔。实际上是古人的一种游春活动。禊:一种消除不吉的祭礼。○先交待集会的时间、地点和原因。 群贤毕至,少长咸集。 群贤:指谢安等32位名士。少长:指王凝之等9位本家子弟。毕:全部。咸:都。○再交待与会之人。  此地有崇山峻岭。茂林修竹,又有清流激湍(tuān),映带左右。 修竹:高高的竹子。修:长。激湍:急流成漩涡的水。映带:景物互相映衬,彼此关连。○再描写集会地景物之胜。  引以为流觞(shāng)曲水,列坐其次,虽无丝竹管弦之盛。一觞一咏,亦足以畅叙幽情。 引以为流觞曲水:引(清流激湍)作为飘流酒杯的弯曲水道。流觞:古人一种饮酒取乐的方式,即把盛酒的杯子从水的上游放出,顺流而下,流到谁面前,谁就取酒而饮并赋诗。觞:酒杯。曲水:引水环曲为渠,用以流杯。列坐其次:大家排列而坐于曲水之旁。次:处所,这里指水边。丝竹管弦:都是乐器。盛:多,这里是热闹的意思。一觞一咏:一边饮酒,一边咏诗。幽情:深藏的感情。○再写流觞饮酒赋诗之乐。  是日也,天朗气清,惠风和畅,仰观宇宙之大,俯察品类之盛,所以游目骋怀,足以极视听之娱。信可乐也。 是日也:这一天呀。惠风:柔和的风,春风。和畅:温和舒畅。品类:指万物。所以:用来。游目:纵目游观。骋怀:舒展胸怀。足以:完全可以。极视听之娱:尽情享受眼看耳闻的乐趣。极:穷尽。娱:快乐。信:实在。○再写集会之日有良辰美景之乐。

第一段,叙写兰亭集会的时间、地点、原因和流觞饮酒赋诗、欣赏良辰美景的乐趣。

夫(fú)人之相与,俯仰一世。 夫:引起议论的助词。相与:相互交往。俯仰:低头抬头之间,形容时间短暂。一世:一生。这两句说,人们生活在一起,很快就度过了一生。 ○借“俯仰一世”引起议论。  或取诸怀抱,晤(wù)言一室之内;  有的人把自己的胸怀抱负,在室内面对面地交谈。或:有的人。诸:之于。晤:面对面。○一种人舍躁趋静。 或因寄所托。放浪形骸之外。 有的人凭借某种事物寄托自己的情怀,无拘无束地生活。因:凭借。寄:寄托(情怀)。所托:所寄托者,指所爱好的事物,如山水。放浪形骸之外:行为放纵不羁,形体不受世俗礼法拘束。放浪:不受拘束。形骸:身体。 ○一种人舍静趋躁。  虽趣(qū)舍万殊,静躁不同,当其欣于所遇,暂得于己,快然自足,曾(céng)不知老之将至。  趣:同“趋”。趣舍:取舍。万殊:种种不同。静:指性格安静,即上文“晤言一室之内”。躁:指性格躁动,即上文“放浪形骸之外”。欣于所遇:高兴于自己所接触的事物。暂得于已:对于自己暂时得到的。快然:高兴的样子。曾:竟。 ○两种人都有“欣于所遇”之乐。  及其所之既倦,情随事迁,感慨系之矣。 所之:所往,指所向往、爱好的事物。情随事迁:感情随着事物的变化而改变。感慨系之矣:感慨也就随之产生了。系:继续,接着。○两种人都有“情随事迁”之忧。  向之所欣,俯仰之间,已为陈迹,犹不能不以之兴怀;况修短随化,终期于尽。 向:从前。陈迹:旧迹。犹:尚且。以之兴怀:因为它而产生感慨。修短:指寿命长短。随化:听凭造化。化:造化,指天。古人相信人寿长短是由天决定的。终期于尽:最终期限归于完结,即最终必死。○抒发盛事不常,人生短暂的感慨。 古人云:“死生亦大矣。”岂不痛哉! 古人:指庄子。死生亦大矣:死生也是一件大事。这是《庄子·德充符》中的一句话。○引古人语承上启下,提出死生问题。

每览昔人兴感之由,若合一契,未尝不临文嗟悼(dào),不能喻之于怀。 昔人:古人。兴感之由:(对死生)发生感慨的原因。若合一契:像符契那样完全相合。契:符契,古代一种凭证,用铜、玉、竹木等制作,上刻文字,分为两半,各执其一,合二为一方有效。临文:面对着文章。嗟悼:感叹悲伤。不能喻之于怀:不能从心里理解它。喻:明白,理解。 ○今人不能理解古人“兴感之由”。  固知一死生为虚诞,齐彭殇(shāng)为妄作。 固:本来。一死生:把死和生看作一样。一:作动词用,看作一样。虚诞:虚妄的话。齐彭殇:把长寿和短命看作相等。齐:作动词用,看作相等。彭:彭祖,传说中尧的臣子,活了八百岁。殇:幼年死去的人,短命。妄作:胡编乱造。“一死生”和“齐彭殇”都是庄子的观点。 ○但不同意庄子的生死观。 后之视今,亦由今之视昔,悲夫! 后人看待我们今日(的兴感),也会像我们今天看待昔人(的兴感一样,不能喻之于怀),可悲啊!由:通“犹”,像,如同。 故列叙时人,录其所述。虽世殊事异。所以兴怀,其致一也。后之览者,亦将有感于斯文。 列序时人:一一地记下当时参加兰亭集会的人。列:排列,一个一个地。录其所述:记录他们所作的诗。虽世殊事异:即使时代变了,事情不同了。所以兴怀:产生感慨的原因。其致一也:人们的情趣是相同的。览者:读者。斯文:这篇文章,指本文。○说明作序的原由:既然“兴感”古今相同,所以“录其所述”,供后人研读。

第二段,抒发盛事不常、人生短暂的感慨,批判“一死生” “齐彭殇”的虚妄,说明作序的原由。

 【译文】

永和九年,是癸丑年,暮春三月初,我们在会稽郡山阴县的兰亭聚会,举行修楔仪式。许多名士都参加了,年轻的年长的都来了。这里有高峻的山岭,茂密的树林,挺拔的翠竹;又有清澈的溪流,湍急的流水,映衬在亭子的左右。引清流作为飘流酒杯的弯曲水道,大家排列而坐于曲水之旁,虽然没有音乐伴奏的热闹气氛,可是一边饮酒,一边咏诗,也足以尽情地抒发深藏的感情。这一天呀,天气晴朗,空气清新,春风柔和,温暖舒畅。仰望宇宙空间的广大,俯察万物种类的繁多,因而纵目游览,舒展胸怀,完全可以尽情享受眼看耳闻的乐趣,实在是很快乐啊。

人们生活在一起,很快就度过了一生。有的人把自己的胸怀抱负,在室内与人面对面地交谈;有的人凭借某种事物寄托自己的情怀,无拘无束地生活。他们对生活的取舍千差万别,性格也有安静浮躁的不同,但他们都高兴于自己所接触的事物,对于自己暂时得的,高兴满足,竟没有想到老年将要到来了。等到他们对所爱好的事物已经厌倦,感情随着事物的变化而改变,感慨也就随着产生了。从前感到高兴的东西,顷刻之间,已成为陈迹往事,尚且不能不因为它而产生感慨;何况人的寿命长短要听凭上天决定,终归于死呢。古人说:“死生也是一件大事。”岂不悲痛吗!

我每次看到古人对死生发生感慨的原因,都像符契那样完全相合,未尝不面对文章感叹悲伤,但不能从内心理解它。我本来知道把死和生看作一样是虚诞的,把长寿和短命看作相等是荒谬的。后人看待我们今天发生的感慨,也会像我们今天看待古人发生的感慨一样,不能从内心理解,可悲啊!因此我一一记下这次兰亭集会的人的姓名,抄录他们所作的诗。即使时代变了,事情不同了,但人们产生感慨的原因、情况是相同的。后世的读者,也将对我这篇文章产生一番感慨。

【简析】

这篇序文可分为两部分。前半部分生动而形象地记叙了兰亭集会的盛况和乐趣。其中对兰亭地理形势和自然风物的描绘,短短几句,不但写出了兰亭环境的清幽,也写出了与会者的雅情。后半部分抒发了盛事不常、人生短暂的感慨,情绪颇为忧伤;但紧接着通过对“一死生”“齐彭殇”的批判,又表现出了一种达观精神。这在玄学盛行,崇尚老庄的魏晋,可谓独树一帜。

这篇序文产生于雕词琢句的骈文风行时代。但它不追求华丽辞藻,叙事写景清新自然,抒情议论朴实真挚,这是难能可贵的。

 【字词句基础知识举要】

曾,作时间副词用,读céng,当“曾经”讲,与现代汉语相同。如自居易《琵琶行》:“同是天涯沦落人,相逢何必曾相识。”曾,作语气副词用,也读céng,当“竟然、简直”讲,现代汉语没有这种用法,如《苟子·荣辱:“忧忘其身,内忘其亲,上忘其君,则是人也,而曾狗彘之不若也。”曾,前加否定副词“不、未”时,表示事情从未发生,可译为“从来没有"。如《史记·循吏传》: “然身修者,官未曾乱也。”曾,后带否定副词“不、未"时,则是加强否定语气,可译为“竟然不、简直不"。如本文:“陕然自足,曾不知老之将至。”

曾,读zēng,指中间隔两代的亲属,如曾祖、曾孙。曾祖是祖父的父亲,曾孙是孙子的子女。

 畅,本义是“畅通、没有阻障”,如宋濂《送东阳马生序》:“撰长书以为贽,辞甚畅达。”引申为“通晓”,如诸葛亮《出师表》:“将军向宠,性行淑均,晓畅军事。”再引申为“舒畅”,如本文:“天朗气清,惠风和畅。”再引申为“尽情、充分”,如本文:“一觞一咏,亦足以畅叙幽情。”畅,还有“旺盛”的意思,如《论衡·效力》:“地力盛者,草木畅茂。”

次,是“次一等”的意思,如《谋攻》:“凡用兵之法,全国为上,破国次之。”引申为“次序”,如《赤壁之战》:“时东南风急,盖以十舰为著前,中江举帆,余船以次俱进。”以次,就是按次序。再引申为“接连,靠近”,如杜甫《宿江边阁》:“暝色延山径,高斋次水门。”

次,还有“停留”的意思,如《楚辞·九歌·湘君》:“鸟次兮屋上,水周兮堂下。”引申为,“途中临时留宿的地方”。如《陈涉世家》:“又间令吴广之次所旁丛祠中”。次所,就是途中临时住所。再引申为“旁边”,如本文:“列坐其次”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10年8月15日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8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