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颜王堂主 彭书柳

大同世界从心开始,精进修行从悟开始。保持身心灵合一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彭书柳,颜王堂主,字烈焰冰峰,号仙人仙仙、南海、海潮,是一位思想者,致力于人类思想改良和道德情感重建。干过新闻报道、机要、中学教师、培训讲师、金融高管、文联干部、诗联协会副会长,对哲学、物理学、文学、金融等有研究涉猎。爱名著、电影、旅游,爱写现代诗、古体诗,已写诗词3000余首对联200余副。曾获诗歌、楹联、钢笔书法比赛优秀奖,全国广告词大赛特等奖,作品入选中国文联第二届《中国百诗百联大赛精品集》及各大报刊、作协网刊,发表各类作品千余篇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【转载】赵孟頫和他的妻子管道升  

2016-03-09 02:33:38|  分类: 转载书法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赵孟頫和他的妻子管道升





  现代人饱受三年、七年之痒,出轨之事虽不鲜见,无形之中还是受到道德约束的。
  然而在不受一夫一妻制度约束的古代,无论何时,丈夫要是看上哪位美貌女子,想要收入囊中,一般不会有什么困难。娶妻纳妾再平常不过,被“三从四德”洗脑的妻子也都无话可说。
  当然,历史上也不乏胭脂虎,使出各种手段,悍妻雄风一展,老公虽心有不甘,也无可奈何。
  可偏偏有位不寻常的青浦女子,用了个不寻常的办法,重新将自己的老公拉入怀中。这位女子绝非等闲之辈,她就是元代著名的才女——管道升。
  管道升是青浦小蒸人,字仲姬。这位管家二小姐自幼工诗善画、聪颖异常,不知是不是因为才气非常,她到了28岁仍待字闺中。或许冥冥之中就是为了让管道升等待这样一个有缘之人——赵孟頫。
  赵孟頫是宋太祖赵匡胤十一世孙,秦王德芳之后,虽为贵胄,但生不逢时。他少年时期南宋王朝已如大厦将倾,父亲早亡,赵家家境每况愈下,度日维艰。宋亡之后,在元世祖忽必烈“搜访遗逸于江南”的过程中,赵孟頫被推荐给忽必烈,元世祖看到英俊潇洒、才华横溢的赵孟頫,惊呼为“神仙中人”。由此,赵孟頫一路平步青云,仕途顺畅。
  不知是一见钟情,还是相互倾慕,赵孟頫与管道升两位旷世才人终相成眷属,二人既各有千秋,又珠联壁合。佛学大师赵朴初对赵孟頫与管道升这对神仙眷侣有着精当的评价:赵孟頫才艺绝世,丹青艺术的被称为元朝第一,书法世称“赵体”,流传不多的作品至今仍是收藏界的珍品,诗词文赋诸体皆妙,开启元诗新风。管道升才貌双绝,能诗文,擅书画,笔意清新。整整三十年,这对诗、书、画三绝的夫妻,在诗坛画苑中相携游艺,留下了许多感人的佳话。
  但是,像任何一对凡尘俗世中的夫妻一样,即使是天造地设的绝配也有唇齿相磨的时候。夫妻二人不可避免地遇到了“中年危机”。
  是日,天高云淡,春色如绣,赵孟頫的府邸里四处静谧。在后园竹柏中的一间斋舍内,管夫人呆呆地望着树间觅食的鸟儿,手里兀自擎着一张墨色正鲜的字笺,心中思绪万千。
  纸上依旧是赵孟頫熟悉的字体:我学士,尔夫人。岂不闻陶学士有桃叶、桃根,苏学士有朝云、暮云。我便我娶几个吴姬、越女,也无过分,你年纪已过四旬,只管占住玉堂春。
  意思说,“我为学士,你是夫人。陶学士娶了叫桃叶、桃根的两个小妾,苏学士也有朝云、暮云的两个小妾。我便多娶几个姬妾也不过分,你年纪已经40多岁了,只管占住正房元配的位子就行。”
  这是赵孟頫下的“最后通牒”,管道升心如乱麻。
  夫妻二人结为连理已有二十余载,中年的她被岁月消磨了月华水色,已是“玉貌一衰难再好”,风流倜傥的赵孟頫其实心中已生倦意。况且在那时,纳妾是再平常不过,同朝为官者有谁不是姬妾成群。
  赵孟頫的心中越发失衡,几次暗暗的透露出想要纳妾的意思。但是管道升始终一直不置可否。一日宴饮之后,赵孟頫想起席间朋友微微露出的调侃之意,接着酒劲,直截了当地写明了自己的意思。
  想到这里,管道升心中酸楚难以言表。她行至案前,铺纸研墨,望了一眼花瓶内红妆残败的桃花,缓缓写道——
  你侬我侬、忒煞情多,
  情多处、热似火,
  拿一块泥,捻一个你、塑一个我!
  然后,将咱们两个一起打破,
  用水调和;
  再捏一个你、再塑一个我,
  我泥中有你、你泥中有我;
  与你生同一个衾、死同一个椁!
  写毕管道升已是泪流满面,她亲自将字笺送至赵孟頫的书房,静静地等待着未知的结局。
  其实,赵孟頫心中本就七上八下,难舍发妻,见了这至情至性泣血之言,心下顿时懊悔不已。他顿时了然:纵有倾国倾城之貌,人面终不能恒久如花,鲜花犹有凋零时,美色又如何能相伴一生。真正弥足珍贵的,是那份心意相通、相知相守的温情!
  赵孟頫遂至夫人处赔罪,绝口不提纳妾之事。从那天起,赵孟頫和管道升把这两张字笺工整地誊写下来,贴在案旁,时时引为笑语,二人之间再无间隙。
  大概管道升也未必料想到,几百年间,这首至情至性的小词,被世人广为传颂,赵孟頫管道升之间的故事也随之留在了历史的记忆里。
  其实,与其说是一首词感动了赵孟頫,不如说是夫妻二人的几十载宦海风波中的荣辱共守、相濡以沫,让赵孟頫无法割舍。
  在管道升的家乡青浦(现在的上海市青浦区),就遗留下许多他们爱情的见证。
  赵孟頫43岁时,历尽宦海沉浮,一度谐夫人管道升,隐居青浦,以抄写经书,吟诗作画度日。
  每当皓月当空之时,夫妇二人常常来到普济桥边,赏月散步,借景消愁。吟到岳飞的《小重山》时,常常是泪滴满衣襟。
  “昨夜寒蛩不住鸣。惊回千里梦,已三更。起来独自绕阶行。人悄悄,帘外月胧明。
  白首为功名。旧山松竹老,阻归程。欲将心事付瑶琴。知音少,弦断有谁听?”
  这座饱经风霜的普济桥就在青浦金泽镇南首,是金泽最古老的石桥之一。普济桥建于南宋,明清两代作过重修,为单孔石拱桥。古时桥顶处,装有木门,为保两岸镇民的安全,晚间将木门关闭。桥身所用的石料是珍贵的紫石,每当雨霁初晴之时,桥上的紫石散发出晶莹光泽,宛如一座用珠宝相嵌的宝石桥。
  七百多年来普济桥依然屹立在历史画册的一角,如一位睿智的老人,静静地看着世间的潮来潮去、风云变换,也无意间见证了赵孟頫与管道升令人一唱三叹的爱情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